凤城广绣飞到APEC领导人衣饰上(2014-11-14 05:18:41

  南都讯 凤城广绣飞到A P E C领导人衣饰上。11月10日晚,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在非正式会议所穿的特色中式服装让人眼前一亮,顺德的岭南粤绣研究所也为这套备受称赞的服装出了一份力。该研究所参与设计了服装上的“水云”图案刺绣,用广绣技法将徐悲鸿得意门生所提供的水墨画变成衣服图案。样衣上的“水云”元素被最终采纳,经由苏州绣娘之手,“飞”上了A P E C领导人的衣饰。

  梁国兴是岭南粤绣研究所所长,他在今年3月20日前后外出旅游时接到了一个邀请电话。一位名叫胡锦超的深圳服装设计师正在做A PEC领导人服装设计稿,其中涉及刺绣部分,图样由中国现代画家徐悲鸿得意门生所提供,而胡锦超希望梁国兴的团队能帮他把图样呈现在衣料上。

  虽然胡锦超其后还专门登门造访,梁国兴听完对方的意图后却直接拒绝。因为胡锦超要求他的团队在一个月内制作出刺绣图样的样板,而他认为这不可能,“做一幅精品刺绣动辄是两三年的。”他向对方推荐了其他的广绣制作厂及工作室,这些工作室从事的是线绣,线绣与梁的团队在做的绒绣同属广绣,但材料不同,绒绣用的是桑蚕丝,而线绣用的是人造丝,技术要求低些,操作起来更容易。

  “但对方见过我们的作品,只认了我们,只要高端广绣精品。”梁国兴说,胡锦超曾到过广州陈家祠的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细细看过其团队被收藏于馆内的49幅作品。

  梁国兴没办法,他征求工作室里那5位绣娘意见。这5位平均年龄近60岁、从业经验近50年的绣娘均表示欣喜,认为这个任务很光荣,但梁国兴却还是不想接受,推荐对方去其他广绣制作厂及工作室。胡锦超也去看过梁推荐的线绣,不满意,转头又来找梁。梁国兴没办法,答应下来。

  由于制作时签订了保密协议,梁国兴和5位参与的绣娘一直对此事三缄其口。直至昨日有媒体从设计方获知消息,梁国兴才讲出了事情的经过。

  会议组织方透露,这批“新中装”的设计方案是从全国380多套方案中进行遴选,经过三轮评选后综合最终入围的4套方案而成的。其中一套方案样衣中的广绣部分,则是出自位于顺德的岭南粤绣研究所的五位女绣工之手。

  这五位年龄都在六旬左右的绣娘,为了制作这件特殊的衣服,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在昨天采访中,绣娘曾剑仑指着《红棉白鸽》上一个如青枣大小的红棉花蕾,说光是这小小一片,也需耗时三天有余,而且还是他们熟悉的花鸟虫鱼领域。对于这次服装设计稿上的“水云”图样,即使技艺精湛的她们也犯难了,因为并不是原来熟悉的素材。但她们最终闯关成功。虽然用于刺绣的布料送达便耗费了一周,5位绣娘却依然在剩余20天不到的时间内,以每日工作近13个小时高强度工作为代价,按时交出了成品。

  绣品马上被送到了深圳,样衣按照原定设计继续制作,成品最终被交付到了北京,经过三轮评选后综合最终入围。

  尽管最后A PE C领导人服饰上的刺绣跟样衣有出入,作了小修改,但领口和袖口的花纹仍旧保留了广绣的痕迹。以精巧的广绣技法设计的“水云”元素最终被借鉴,综合到了定稿中,虽最终的成衣是由来自苏州的绣娘制作,但正是来自顺德民间的这股岭南粤绣力量,充当了其中最关键的“打版”角色。

  昨日下午3时,顺德大良一条名为“莘村大街”的百年老街内,梁国兴的团队正藏身于其中的一栋3层小楼。这是梁国兴的家,二楼被辟为工作间,绣娘们正埋首绣架。

  65岁的绣娘曾剑珍正在做一幅名为《荔枝白鹅》的绣品,坐在她对面的,是她正在绣《红棉白鸽》的60岁妹妹曾剑仑。她们两人早年都是黄连绣花厂的绣工。顺德水网密布,早年桑蚕业发达,黄连因地处顺德地理中心等天然优势而成为桑蚕丝交易的集散地。当地的蚕丝刺绣业也由此兴起,拥绣女数千。曾剑琴姐妹二人于1962年进入黄连绣花厂,跟着从广州来的老师傅黎煊学艺。后顺德刺绣工艺总厂成立,厂内建精品刺绣研究所,已成为技术骨干的两人被抽调到了该研究所,虽后来遭遇转制两人离开了工厂,但两人却从未放下过手中绣线。即便是退休后,也与其他绣娘一道对针法研究、创新。

  现时的她们均有佛山市中级工艺美术师的头衔,正在制作的两幅绣品,则是取自广绣厂“镇厂之宝”图样,图样中有浓郁的岭南味道,原作代表了广绣厂的最高水平,而获得了图样的姐妹俩却立心要超越。“我们融入了创新的针法,使绣品在视觉上有更佳的立体感。”但完成这个梦想,她们估计需要耗时三年多。

  因为她们采用的绒绣是一项既耗时又耗神的工艺。做绒绣,因用的是天然蚕丝,对手部要求极高,双手稍稍粗糙都不好操作,故需挑选“手尖脚细”女子作绣工,即便是嫁做人妇,家务也得少操持些,也故此几位绣娘尤其重视双手的保养,即便是年过半百,双手却依旧细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