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衣衫背后的文化和七情六欲(图

  按照《说文解字》的解释,“衣,所以蔽体者也”,意思是,衣指的是人穿在身上用以遮蔽身体的。

  然而,从古至今,服饰都不仅仅是服饰,而是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思潮休戚相关的。衣服也不仅仅是为了蔽体,其另一面也是身份、阶级、地位的象征。从这一角度出发,长期从事深度报道的新华社记者赤桦写了一本非学术又非虚构的服饰著作《衣不蔽体》。

  将服饰放到某种相对专业的视角中去解释,并不意味着这本书是晦涩难懂的。相反,这是一本有趣的、可读性很强的书。在作者看来,服饰从来都不单纯是服饰,而是一种符号

  在这本书中,作者讲述了服饰背后的故事。她将中国近现代服饰演变的历程大致分为三个时期,依次选取各个时段有代表性的服饰,配以生动的图片,讲述中国服饰近百年的演变及其与历史潮流的联动关系,并用符号学的方法解说服装样式细节变动所内涵的意义。

  将服饰放到某种相对专业的视角中去解释,并不意味着这本书是晦涩难懂的。相反,这是一本有趣的、可读性很强的书。

  第一件事和蒋介石有关。在作者的描述中,蒋介石“很懂得利用服装向政治对手或示好,或泄愤”。1948年4月,国民政府召开大会,选举第一任行宪总统和副总统。当时,蒋介石看中的副总统人选是孙科,可李宗仁不顾蒋介石的反对参选并且获胜。蒋介石大怒,竟一脚踢翻了收音机。

  在就职典礼前,李宗仁向蒋介石请示应该穿什么服装。蒋介石最初要求他穿西式大礼服,等李做好衣服后,又令他穿军常服。就职典礼那天,“等李宗仁一身戎装站在就职典礼台上时,愕然发现蒋介石穿的是长袍马褂,旁若无人地站在台上,这让穿军装的李宗仁看上去仿佛蒋的卫兵。”作者在书中这样写道,并附上了当时的图片。李宗仁后来回忆说:“感觉到蒋先生是有意使我难堪。”

  另一件事情,发生在美国的政治竞选中。1993年,麦克·吴与理查德·瑞沃登竞选市长。麦克·吴失败后,媒体并没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他的演说上,反而大肆分析他着装上的缺陷。

  “《洛杉矶时报》的政治与服装观察家在1993年5月21日这天,对麦克·吴败北的一个硬伤进行了分析。结论是,候选人的西装和领带过于低调内敛,在视觉上严重缺乏权威感。”作者在书中写道,在激烈的政治竞选中,选民们更容易接受视觉上具有权威感的竞选者。

  1979年,北京、上海等地的青年就已经穿上了喇叭裤,与之相搭配的还有蛤蟆镜和三洋牌双卡录音机。这在当时的青年中成为了标准的三件套。经过了重重“围剿”后,喇叭裤开启了国人个性着装的时代

  作者讲了很多故事来说明她的主张和理论,其中很多是人们记忆中的故事,比如喇叭裤。

  在中国近代服饰中,给人们最深、最直观印象的,应该是改革开放后至今的服饰。在经历了中山装、工人装、绿军装等的整体化一后,喇叭裤在改革开放后成为服饰界的流行服饰。

  1979年,北京、上海等地的青年就已经穿上了喇叭裤,与之相搭配的还有蛤蟆镜和三洋牌双卡录音机。这在当时的青年中成为了标准的三件套。这些青年常常以这样的着装,“聚集公园,录音机高放港台音乐,踩着音乐节拍,扭腰甩胯,跳着完全不合规范的迪斯科、交际舞。”

  青年们的这些行为在当时被看做是叛逆。据作者说,在当时,穿喇叭裤、蓄长发的男人很容易给人不安全、不可靠的印象,甚至在找对象时也会遇到阻碍。

  作者在书中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那一年,北京某歌舞团的手风琴手乘公交车时使用了表弟的月卡。本来售票员没发现他用的是别人的月卡,但他喇叭裤、大背头的装束让售票员觉得不是好人。结果,售票员严查月票,发现了他企图混票的事实,并要将他带到公交总站处理。

  可是,在去公交总站的途中,售票员却忽然说他很帅,还问他:“长那么好看,为什么穿得像个小流氓?下次出门别穿喇叭裤了。”嘱咐完后,就放他走了。作者总结说,在那位售票员的眼中,“逃票这个相当于逃税的行为,远不及穿喇叭裤恶劣。”

  然而,喇叭裤和它所代表的反叛精神却如星星之火,迅速燎原。作者对服饰的描述,从未与当时的社会环境与思潮分开。

  旗袍、西装、绿军装、牛仔裤、高跟鞋……通过这本非典型的穿衣指南,让读者看到了被湮没的往事,看到了一袭衣衫里面的文化,其中有经济、有情仇、有欲望、有挑衅、有抵抗

  在谈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的穿衣景象时,作者用了炫耀、性感两个词来形容。她说:“这是一个浮华炫富的年代,一切都要露出来,财富要露出来,身体也要露出来。但是,由于一切都显得着急忙慌,这露,就有几分乱了。”

  在作者的描述中,先富起来的群体由于文化资本的缺少,在穿衣打扮上出现了混乱局面,“男人,高档西裤配咖色军用皮带,脚蹬北京懒汉鞋,西装外搭绿色军用棉大衣,神态是得意而痞子的。女人,夸张的时装,配紧身健美裤、高跟鞋,神态是自大而自卑的。”

  其实,健美裤并不适合所有人穿,它对腿形是有极高要求的,但是20世纪80年代,健美裤的流行盛况空前,出现了“不管多大肚,一人一条健美裤”的局面。在作者看来,那些穿着健美裤踌躇满志地走在大街上的女人,“改变了北京和成都古朴的气质,也改变了上海和重庆傲慢摩登的特征,一种媚俗放肆的气氛在城中弥漫。”个性最终带来的,竟是趋同,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对“露”的追求在大城市的女人中分外明显。各种露肩、露背、露身体曲线的连衣裙出现在南方的大城市中,“给身体写满了欲望。”这种风尚,一直持续到21世纪初。

  这本书中有大量的插图,其中绝大部分为当地著名摄影记者提供的图片,如王文澜、姜健、刘树勇等。这些图片,和作者老练的文字一起,唤起了人们头脑深处关于服装的记忆:旗袍、西装、绿军装、牛仔裤、高跟鞋……而读者,通过这本非典型的穿衣指南,看到了被湮没的往事,看到了一袭衣衫里面的文化,其中有经济、有情仇、有欲望、有挑衅、有抵抗。一句话,有七情六欲有天机。本报记者李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