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睿的故事

  这茶馆和街边的建筑一样,都是仿古建筑,里面跑堂的人也穿着不伦不类的古代衣饰,见有人进来,门口的伙计立刻拖着长音大声喊道:“有客到……”马上迎过来一个二十出头穿着旗袍的女孩,只是脚上搭配的是运动鞋,颇煞风景,看得庄睿心中暗笑。

  两人上到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后,庄睿点了一壶普洱茶,要了几样点心,这普洱茶第一次喝虽然会感觉有些怪,不过喝习惯之后,就能品出味道来了,而且还有降血脂的功效。

  只是这茶馆上的普洱茶,喝在嘴里多了一丝苦涩,少了一点浓醇的香味,和德叔昨天拿的茶饼相比,相差甚远。

  茶好茶坏对苗菲菲而言并不重要,北方人喝茶习惯拿个大茶杯子,口重的放个小半杯茶叶,一泡就是一天,很少有南方人喝茶的细致,苗菲菲也不例外,吃着点心喝着普洱茶,一双眼睛却紧盯着庄睿。

  看到苗菲菲如此执著,庄睿叹了口气,道:“苗警官,我给您说个故事吧,就发生在这个古玩市场里,不过故事里是否有刚才那两个人,我就不敢确定了。”

  苗菲菲此时哪像个警察,一手抓着小笼包往嘴里塞,一手端着茶杯,两眼放光地看着庄睿,倒像是个准备听大人讲故事的孩子。

  “这事牵扯到我一个长辈,名字咱就不说了,我那长辈在商场算是个成功人士,生意做得很大,这几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喜欢上收藏了,你也知道,有雄厚的财力做后盾,玩起这行当,要比一般人起步高很多。

  不过我这位长辈心气儿高,看了不少关于古董鉴定类的书籍图片,入行的时候就放言,要凭本事捡漏淘宝,所以像上海城隍庙、藏宝楼、华宝楼这些古玩市场,他都没少去,东西买了一屋子,不过真物件屈指可数,去年那位转悠到城隍庙来了。

  和咱们一样,我那位长辈在逛地摊的时候,也有两人和他搭讪,说手里有刚出土的古董,要说那位在商场上也厮混了不少年,也算是识人无数,看这俩人的言行,的确像是捞偏门的,说不准手里真有什么好东西,再加上他耳根子有点软,架不住两人忽悠,就跟着去了,你猜,结果怎么样?”庄睿说到这里卖了个关子,给自己续了杯水。

  “怎么样啦?不会是那盗墓团伙改行干起了绑架,把你那长辈给绑架了吧?”苗菲菲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煞有介事地说道,听得庄睿一脑袋黑线,这位师姐的联想力未免太丰富了一些。

  “哪儿跟哪儿啊,我那长辈当时跟着两人走了,七拐八拐地进了一家小旅馆,离这里不算远,只是环境忒差了点,里面那味道,当时差点没将那位熏晕过去,房间里面还有两个人。

  那两个人长得很瘦小,更为关键的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土腥味,就像挖煤窑的一样,一眼就看得出来,所以我那长辈心里就信了七八分,物件拿出来之后,更是两眼放光,那是一只宣德炉,应该出土不久,上面沾满了泥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