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来这儿看看

  一扇很普通的石拱门出现两人面前,门墙静静竖立,而似檀木的大门也早已老朽,就是这扇残破的门却给人一种如山岳磅礴厚重之感,上面刀痕、剑痕纵横,更有一道极窄的剑痕将拱门刺穿,那道剑痕,剑意凛然,难捺锋芒。

  这能有什么麻烦?石门再古朴厚重终究是门而已,开门方式自然是推,可女子却说麻烦。

  女子从衣饰里取出一块玉佩,那块玉佩精美的令人惊叹,玉质晶莹剔透,没有一点瑕疵,重若鸿毛,宛若无物,样式如祥云般,内蕴紫气,紫意盎然。

  紫玉散发出柔和的光,两者共鸣,如山岳般沉重的石门被无形的力量缓缓打开,抬脚迈进,眼前的情景陡然一变,宛若进入另一片新天地。

  在这一方天地,诸多接天的青山彼此相连,山腰白雾缭绕,大大小小的药田里栽种着奇珍异草,单三叶玲珑草就看见了两株,还有珍兽稀禽在山野天空里奔跑翱翔,自由自在,没有一丝顾虑。

  天地间的灵气很充裕,如果用神识观察的话,就能看到点点星光似鹅毛大雪般从天空飘落,水晶球似的将这方小天地照的通亮。

  两者并肩走着,走到有数十丈高古朴且久远的阁楼,看着那些弟子进进出出,男子脚步放缓些,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来到演武场,看着数百练武弟子辛勤努力的身影,温和且深邃的眼睛微滞,男子的脚步由慢而止,终于停了下来。

  片刻后,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身旁的女子说道,“第一次来的时候,曾惊叹和感慨这儿玄妙奇怪的人文事物,但绝不畏惧;也同其他少年一样,憧憬着有一天实力可以强大到天下无敌,然后浪迹天涯;如果遇到一个我喜欢的、也喜欢我的女孩,哪怕自封折剑,我都愿陪她平安快乐的度过余年。”

  “虽说安然平淡的走过剩下的时光,少了些精彩,多了些平凡,但‘不为而为,为而不为’这一世想来倒也不亏。”

  “?”男子一愣,旋即有些了然,哑笑道:“心疼我?这么多年我们都不是熬过来了?”

  “没事的!”男子打断女子将要说的话,认真的看着她:“还是我刚才说的话,因为我心向往,所以心甘情愿。这句话虽然挺煽情的,但永远真实有效。”

  女子美眸泪光闪烁,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磅礴流动的情感,泪水划过貌美若画的脸庞。

  男子抬手拂去她的眼泪,喃喃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你放弃了坚持,又怎么会能等到我来…...”

  女子抽动下微红的俏鼻,似是缓了过来,展颜欢笑,“如果知道要等这么久,我就不愿挨。”

  旋即想到男子那些年单独走过的路,怕是道险且长吧!难怪要那么长时间,想着想着眼睛中又有氤氲而生。

  男子看此握住微凉如玉的手,微笑道:“不要忘记我们此行的目的啊,整理一番。”

  女子点了点头,平复些心情,两人便起身携手悠悠的走向这片天地那威压最盛,顶峰最高的青峰。

  “除了咱们的叶师兄和师妹,已经多少年了没出现了,就算有又肯定被宗苑仙门给招走。”

  天空的云彩忽然出现一抹紫意,然后一道剑光浮现,所有异象消失,门外的那棵松柏轻轻的摇曳,赤红色的小鸟重新闭上了眸子,青石停止了颤动,碧湖波动的湖水也平静下来,整片天地又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景象。

  颇大的院子种着青翠的竹子,竹叶随风轻轻拂动,沙沙声响起,散落的竹叶缓缓飘入浅靛花纹的陶瓷圆缸,落在水面泛起淡淡涟漪,里面的鱼儿似是受到惊吓,躲进绽放的荷花蔓叶之下。

  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从中走出,女孩轻柔如墨的长发随风飘舞,那双水盈盈的眸子泛着点点亮光,稚嫩如画的脸颊上却凝着点点寒冷,天鹅般的脖颈,柔弱的双肩披着薄薄白纱,浅紫色的绸带束缚那盈盈一握的腰肢,紫色罗裙上有着金丝线绣的海棠花,高贵而优雅。

  女孩凝目向顶峰看去,蹙眉似在疑惑和考虑些什么,随后来到门前石桌旁,纤纤玉手在上游动,指尖光芒涌动,桌面上有字迹浮现,随后秀手一挥,光芒渐渐隐去。

  “好!知道了。”少女黄鹂般的嗓音回应,转身走出院落,宛若没有感受到凌天峰的那道威压。

  来人神情温和,气度不凡,自有一种意味在里面,微笑的点点头:“师弟们不用担心,师尊在论道,难免有异象威压溢出。”

  从惊慌的情绪中平复下来,那位年轻的弟子还是有些疑问,“方才师兄的话没有说完。”

  “哦,数十年前的那位,起于微末,现在也是一方超级势力。”那位弟子侃侃而谈。

  叶君琛颔首,修长的手微握,温润如玉的眼眸闪过一丝狂热,“是啊,那是一个传奇……”第四十章 我来这儿看看已加入书签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